当前位置: 首页> 新鲜


当善与恶开始以生存为界定造就《釜山行》票房佳绩的套路其实并不新鲜

发布时间:20-02-09

最近成为热门话题的韩国影片《釜山行》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各地票房及╫口碑榜,其在韩国本土不仅成为了2016年第一部票房щ突破千万的电影。在包括港台ν地区的成绩の同样势不可挡。

据媒体报道,有五分之一的韩国人为该电影票房做出了贡献,而美国烂番茄网也给出了93%的好评。同时,该片也是今年在美国第″一部↖票房过百万美元的韩国电影。

 

对于一部僵尸题材影片,在情节架设上有很多人拿它与布拉德皮特主演,同样以个体·。视角┛为展开的灾难片典型《僵尸世界大战》(Wor▀ld War Z)相比较。但两者最大的差别,也是前者叫好卖座的最大因素就在于,《釜山行》对各种灾难下人性表现进行的深入刻画。在叙事表达与重点塑造上两者走了不同的方向。

 

从血浆横飞到现实影射 丧尸套路能玩的都有了

₪큐

《釜山行》的剧情其实并不复杂;主人公单亲爸爸与女儿乘坐高速列车前往釜山,一名被丧尸病毒感染的少女在开车前冲入车厢,之后⿹的情节可想而知,整趟列车顷刻间化为地狱,而幸∮存的乘客们要在逼仄∈的空间中奋力求生。

对于《釜山行》的种种影评,一如以往其它拥有广泛口碑的卖座片,在非理性的叫好声中,总会有Ↄ不同的见解出现。而往往绝对客观,理性的评价就在其中。前有口▲碑⿶极佳的《28天后》又名惊变28天、《28周后》,后有以优秀人性挖掘见长的经典剧集《行尸走肉》,乃至力求大场面表现的《僵尸世界大战》等。对比之下,《釜山行》各方面都可谓相形见绌。当然,并不是说影片质素就差之千里,只能说有被高✿。✿估之嫌。

 

长久以来,在一般人认知中,“丧尸”题材都是西方创作的专利。早期此类题材⊙的作品,剧情貌似并不是那么重要,并不会过多探讨人物的心理。现今观众逐渐被从最初血浆刺激的感官体验培养到如今不再满足在浮于表面的剧情推进模式中。从根本上使得这种B级片的题材摆脱了固有印象。乍看之下,《釜山行》基本上照搬了好莱坞丧尸片的套路;病毒扩散,危机爆◁发,主角踏上逃亡之路,过程中面临各种人性考验。其中有人英勇献身,也有人苟且偷生。而贯穿这些情节要点的唯一主线就是身后汹涌而至的丧尸大潮。

 

但这部影片,包括其雏形的动画电影《首尔站》在内,出彩之处在于,维持了韩?国电影一贯的对于体制与人性的拷问,直指人性阴暗面。在惊悚的视觉表象下,揭露政府对危机应对的无能,民众们利己主义的漠然等社会问题。

 

自编自演《僵尸肖恩》的英国演员西蒙·佩吉曾如此阐述有关僵尸题材的看法:“僵尸代表了人类潜意识中的种种不▒安全感。从它们身上,我们看到了集体主义对独立个性的威胁,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心都被群♂体所吞噬、并最↙终泯灭的可能性。”

被高估的评价ш依然暴露的是高下立判⊕的差距

人性的绝对利己主义能够被很多动机所激发。面对突如其来的浩劫,当权者体现的是愚蠢蛮横。而普通民众出于对死亡的恐惧,人性抉择也暴露着各种盲从。《釜山行》中┊┋的逻辑悖论的确有待褒贬,但瑕不掩瑜,其仍可划归为一部合格的丧尸片,只∣不过在人性探讨上,相比之前的一些欧美创作典范,欠缺更多有板有眼的深层发掘。

 

正如上文中提到的,欧美对僵尸题材的创作由来已久,无论赋予任何方向的内涵寓意均驾轻就熟。由美国著名漫画家罗伯特·柯克曼(Robert Kirkman)、托尼·摩尔(Tony Moore±)和查理·埃德拉〇德(CharlieAdlard)3位合作完成的漫画系列《行尸走肉》,就是一部丧尸⿲末世题材中的别出心裁之作。先后被改编为同名电视剧、游戏和小说,其中以同名美剧《行尸走肉》最为大众熟知。

&n︵bsじp;

《行尸走肉》透ц过这个危机四伏的末世和由此导致的各种心理“异化”Ξ。着重探讨了&ldqШuo;人”本身在极端环境下的惊人变化。正因如此,《行尸走肉》被认┕为21世纪以来最为成功的丧尸作∪品,而擅长剧―情体验的Telltale Games以互动的游玩形式融合剧集与漫画优势,使玩家得到了两者之外的扩充体会和别样乐趣。

 

而对人性极致表达的作品中。较为冷门的游戏作品《死光》,则在进程中为玩家塑造了更为残酷的故事。游戏■男主角 Randall Wayne 在精神方面有一定的︶︷︸问题,经常会出现各种幻觉,从而对现实的认知产生偏差。

 

故事发生在1986年的西雅图,在这个架空的世界中,在全球范围爆发了丧尸危机,人们将丧尸称之╨为“暗影”(Shadow),主角 Randall Wayne 和他的四个同伴在灾变后的险恶世界中前往安全点的途中被迫分开, Randall 认为他失散已久的妻女也在安全点中,就此他踏上√了寻找妻女的旅途。

如果在感受过普通难度的正常结局后以为这个游戏也不过如此,那只能说明你想少了。当你在反人类的噩梦难度中通过时,你才真正会被游戏丝丝入扣的衔接所震慑。

 

在噩梦☆难度的结局中,Randall和S⊙tella逃过了●尸潮的围攻,然而Stealla发现Randall脖子上戴着妹妹Karla的项链,这个项〩链和Stella的项链拼起来才是完整的。而Karla在游戏刚开始就被Randall杀死,Rand&all对其他人谎称Karla已经尸变,所以不得不杀掉她。然而Randall坚称这个项链是女儿Lydia的,二人起了争执,Stellaぁ失手将Randall杀死。不仅如此,我们会看到正是因为主角有精神问题的设定,促使他手刃了自己的妻女以及其它幸存者。其实由游戏封面的“∝罗夏墨迹测验”的设计,我们便能猜想到游戏具有的深意。

此外,丧尸主题除了描绘人性的薄ぷ弱与丑恶之余,另一大要素也是不可或缺的点睛之笔,那就是贯穿主旨始终的人类情感羁绊。当生活中美妙被突如其来的灾难瞬间击毁的桥段,同时也是使艺术创作更具张力的设置。包括《釜山行》在内,创作者们从来都对此屡试不爽,事实证明观众(玩家)也确实就吃这一套。 《THE LAST OF US》之所以被玩家奉为经典,恐怕大部分也是源自乔尔与艾丽之间情感点滴的表现。而这种体验与人性善恶同样都是出于我们本能的释放。

上一篇: 味全和新希望的差异化新鲜升级之路
下一篇: 最变态整人法